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泛舟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苑 > 美文选摘 >

怀念一条牛

时间:2016-11-09 04:1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 点击:
没有人会理解我会对一头牛产生感情,以致于不可救药地让一头牛以20年前的姿态永恒地活在我心中,从而激起我永久地怀念。 在我还是一个孩子、人生才开始的时候,

没有人会理解我会对一头牛产生感情,以致于不可救药地让一头牛以20年前的姿态永恒地活在我心中,从而激起我永久地怀念。
  
  在我还是一个、才开始的时候,我就认识一头牛,确切地说是一头老水沙,它除了养育让其子承父业外,就是吃草劳作———不停地吃草劳作。那时候,我对颇感懵懂,一个还没能看懂的人,自然也不太可能参透一条牛的一生。在我不断叠加岁月经历物事兴衰,活到一定年岁之后,许多曾经的记忆自然连缀成一体,于是,我开始反刍、开始怀念那头牛以及那头牛的一生。
  
  那时的我,生长在一个美得让人心醉的江南小山村,在我童年的意识里,作为一个浑身透着乡土气息的农村小男孩,最刺激最富有挑战也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骑牛了,我所能骑的只有那头老水沙,那头温顺又安全的老水沙。那时的老水沙已经很老,但一直还未停止劳作,甚至干着它的子辈都不能或不愿干的活。比如犁河田。我亲眼目睹它在几乎深不可测的河田里,艰难爬行甚至挣扎着拉犁的情景,那种笃实坚韧忠诚,深深震撼着我幼小的心灵。而它的子辈即便在干浅的旱地里还经常“怠工”,经常将牛辔弄得不在肩上,尥蹄子四野奔跑,还时不时地与异性调情撒欢。相比而言,老水沙似乎没有了这份激情没有这份浪漫,在它潜意识里,好像只有劳作,你只要站到它的身边,拿起牛辔,她就会心领神会地接受你的安排,出发、下田下地、耕作,从这里到那里,从田头到田尾,一块接一块,永远那么不知疲惫任劳任怨。若干年后,我的眼前总是浮现了老水沙那瘦骨嶙峋的身躯,还有那颈部结满厚厚的茧枷。那几乎脱光了毛后粗糙而苍老的牛皮,用手摸一摸,扎得我的手痛心更痛。那时,我一边放牧,一边骑在它的背上,像一位将军骑在一匹驰骋沙场的骏马背上那样自豪惬意。但牛不会像一匹马那样张开四蹄去奔跑,而是像绅士一样一边吃草一边挪动四蹄,永远那么有条不紊不紧不慢。好像告诉人,世间的路走得再快也不能一下子把它走完,走得再快也走不过时光。它是一条老牛,它懂得这些。可那时我年幼无知不谙“牛”事,只会将它想象成马,期望它走得像马一样四蹄生风。于是,我会以树条当鞭子,抽它的屁股。这一生究竟挨过多少鞭子?只有老水沙它自己知道。还有那些好色的公牛把沉重的身子架到它的屁股上,播下牛种后扬长而去,让它含辛茹苦怀着不负责“老公”的孩子,直到将它养大成“牛”。想到这一切,那打在牛屁股上的树条,也似乎打在我年少的心上。
  
  一条老水沙,把一个男孩子最初的雄心与快乐驮在背上,驮过一段时间之后,老水沙年老力衰安静地躺了下来,躺在牛栏旁的露天空场上,它被拴在一棵树干上,眼前放着一堆干草,没有人关注它。终于有一天,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了,老水沙没见过如此阵容,慢慢地站起来,用浑浊的眼神审视着这个场面。只见几个大劳力,用两根铁链圈住了老水沙的腿(这铁链老水沙曾经背上身上犁过田),然后用两根铁链套住老水沙的两个角并固定在树干上,老水沙没有异常反应,很平静地接受着这一切,正像当年接受下田耕作前的装备一样。此时,有人提议要用一块红布蒙上老水沙的双眼。一切准备就绪,一个屠夫拿着一把锉得锃亮的锯站在牛脖子旁,并示意两个壮汉用两根圆杠子插进锁住牛脚的铁链中,只轻轻一撬,老水沙就重重地摔倒在地,发出一声刺耳的闷响,挣扎无计于事后便发出一声苍老而凄厉的哀嚎,这叫声惊动了树上的飞鸟,纷纷振翅鸣叫高飞而去。我眼见老水沙的头高昂着,一动不动。的确,它根本无力也无法动弹。人类在制服比自己弱小的动物时总是那么得心应手。这时,屠夫拿捏着锋利的锯子开始肆无忌惮地在老水沙疲沓的脖颈上来回锯,一下、二下、三下、四下……直到殷红的鲜血从老水沙的脖颈里喷洒而出并血流成河。在风撩起红布的一瞬间,我亲眼看到牛的眼角有一堆黄色的眼眵,一道湿痕就从那儿挂了下来。多少年来,这一场景总是反复出现在我的梦中。让我始终有一种罪恶感而坐立不安。时至今日,我仍然没有勇气详叙我平生第一次目睹这一血腥的杀戮场面,更何况宰杀的对象却是一条牛,一条我骑过无数次的牛,一条为我们劳作到生命最后一息的牛。听说现在的宰牛方式很特别很利索,牛在不知不觉间即被致命的一锤击中脑部,悄无声息的瞬间死亡。相比而言,现在的牛真幸福,因为生前养尊处优,死时又不受丝毫痛苦煎熬,哪像那头老水沙,生前苦劳作,死时还要经受围观、捆绑、折磨、挣扎,然后在绝望痛苦哀号凄厉中慢慢死去……
  
  接下来的场面更惨烈更不忍卒看:老水沙的牛皮被剥下,白花花带血的牛皮搁在稻草上,无皮的牛身四脚朝天,屠夫正在极有成就感地开膛剖肚,那些尚未来得及反刍的草料,依旧完好地装在草肚里边,只是变了一点颜色。老牛的胸膛打开以后,屠夫掏出牛心,暗红色的牛心,滴出来的液体依旧鲜红,离开牛身,它还在那里搏动,捧在手上,让人战栗!这是一个生命对于另一个生命最后的感应。
  
  屠场设在牛栏旁边的空场上,周围挤满了全村的男女老少。全村几乎一个不落地来到这杀牛的地方,连猫狗也不例外。一条牛的死俨然成了一村人的重大节日。月亮升起来了,在全村人的笑声、喊叫声、咀嚼声,碗勺磕碰声中,老水沙的肉身被彻底干净地分解、清洗、烹煮继而成为全村人长短不一、粗细不匀、大小不同的肠胃中蠕动的美食,并通过各自的肠胃化为乌有,走向不同的地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醉酒的幸福

    □可 人 记得最初的醉酒是在10岁,一个盛夏的午后,知了热烈地欢唱着。那时候我还住在...

  • 生命中有十件无能为力的事,看完你就真正放下

    如果你幸运的看到了这篇文章,那么你将是真的很幸运!因为生活中,并不是只要努力就什...

  • 懂得,是一种缘

    在这纷繁尘世中,能够有一个人懂得自己,该是多么难得的事情...

  • 盛夏一品温如言

    记得那天你浑厚的音色环绕在桌椅间灵动的空气中,若是可以无条件地生根发芽,定能在这...

  • 越简单越幸福

    幸福是什么?小的时候,幸福感要靠一件实物来填充,如一粒糖果,一张奖状等。成长后,...

  • 我们永远是朋友

    不论在生活中,还是在网上,人人都会有朋友。朋友是什么?朋友就是彼此有交情的人,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