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生活 > 人生感悟 >

虐恋08

时间:2005-12-24 00:00来源:泛舟网 作者:雪燃 点击:
第四章:虐恋让我如此美丽      一、亲历虐恋      我约丁海琼出来去我们学校接受校长...
第四章:虐恋让我如此美丽   
  一、亲历虐恋
  
  我约丁海琼出来去我们学校接受校长的调解,好由他们出具"调解证明书",但丁海琼说,夕人,我在这段日子里冷静地想了很多,我觉得我还是很爱你的,我不想离婚了。
  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嘛?以前你提出离婚,我不肯,现在我同意了,你不又离婚了?
  丁海琼说,对不起,夕人,请你理解我,看在我们曾经的夫妻情份上,你一定要理解我,我还会搬回家来住,我要好好做你的妻子,我知道你也是爱着我的,不是吗?
  天哪,这是真的吗?你真的要搬回来住吗?
  是呀,这有什么奇怪吗?这套住房不是我们共同的财产吗?我也有一半呀。
  我真的不知道丁海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会儿要离婚要搬出去,一会儿又要搬回来住,又不想离婚。想当初我苦苦求她回家,她无视我的存在,她独居着却过着变态的生活,她是一个漂亮的国家机关干部,风风光光的都市白领,她的内心深处却有着不可告人的甚至是让人嗤之以鼻的另类变异灵魂。我无法容忍她这种变异人的在我身边存活,我要与她彻底决裂。
  我说好吧,你回来住吧,我让你,我怕你,我躲你。
  丁海琼说这又何必呢?我们各住各的互不干涉不就行了,没必要躲开。
  我说我办不到,说毕挂了电话。
  上午我又去找了周校长,求他为我开一张"调解证明书",周校长笑眯着眼睛说,张老师,我看你还是打消这个离婚的想法吧,你不想想,离婚了对你有什么好处,财产,儿子都受影响啊,现在这些女人能真正专注地爱一个男人的已经不多了。我看丁海琼就不一样,她对爱情就挺专一的,而且年轻有为。政府机关马上就要进行机构改革了,据说丁海琼是市委秘书处长的最佳人选哩。年轻有为呀。你能有这样的妻子你还不满足吗?还离什么婚,你以为那些个口口声声说爱的小女人真的就那么爱你吗?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嘛,有的女人只懂爱情不懂婚姻。
  我认真地听着周校长的谆谆教诲,心里却恨的咬牙切齿的。我说,可是,可是婚姻这种事情好不好外人是不清楚的呀。
  周校长说,这个问题我比你懂,俗话说旁观者清嘛,我看问题比你透彻的多了。
  我哑口无言,我无话可说了,看来要想从周校长这里开出"调解证明书"是不可能的了,我只好陪着笑,悻悻离开。但心里有一股无名怒火在燃烧,他妈的,没想到离婚也要别人同意才行,我就没有一点婚姻的自由了,那部《婚姻法》不就是被这些人糟蹋了吗?
  不过如今我才明白了丁海琼为什么不愿声张离婚事件,而且还要搬回来住的真正原因了。她竟然还有这种官运,在这种节骨眼上,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因为个人婚姻问题而影响仕途的,她给人的形象太光辉灿烂了,以至于人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她这样的女人会离婚,在别人眼里她是好妻子好母亲。假如我们真正离婚了,人们遣责的一定是我。但我已经顾不上谁被谁遣责了,我不想与这种被众男人舔过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我一想起那天我看见的情景就恶心,我更不能容忍她这种变态的心理。
  我冒出一个报复丁海琼的念头,我想假如我把丁海琼鲜为人知的一面公布于众,丁海琼的仕途定会受到影响,在我们这种生活环境里还有什么能比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更能打击伤害人呢,尽管说我们的社会里性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性行为已经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但某些时候我们也需要这种"贞节牌坊"来"掩耳盗铃"。
  整个一天我的心情都不好,六神无主,对丁海琼来说,我是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爱和恨交织在一起,让我痛苦不堪,我发觉我已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一个生活怪圈,一个情感的旋涡中,我在挣扎但又没有足够的力量。
  傍晚时文明打电话来说,夕人你不是要我帮你找一个女王吗?我刚认识一个,是从深圳那边来的,她准备在我们这里呆一周的时间,你有没有兴趣?
  我问他女王漂亮吗?
  文明说,我也没见过,据说才19岁,花季呀,一定漂亮的。
  我问,随便那个都可以吗?
  文明说,当然不是,这些事是秘密的嘛,当然要熟人介绍,听说是我们的一个哥们儿专程去深圳请她的,她做这些很有一套,我们都想去见识领略一番。文明的话都说的我心动了,我心里也有一种激情在应运而升。但一想到我那夜看见的丁海琼的情景,我又不寒而傈,我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了。
  文明催促我说,你老弟总得给我个话呀,你干嘛不说话了。
  我暗暗地下定决心,咬着牙说,好吧,我来。
  文明说,好的,强者的逻辑是马上行动,弱不的逻辑是议论等待。你这个朋友值得信赖。
  我连说,谢谢,谢谢!
  文明说,你快乘车到红花湖渡假山庄,到了山庄后再打手机找我,我来接你。
  我到了"红花湖渡假山庄,"这里原是一个人工水库,后来有人投资在这里依山傍水建了许多吊脚楼,提供衣食住行一系列的服务,取名叫"红花湖渡假山庄",这里有山有水,树木葱郁倒也是渡假休闲的好地方。
  大门前的空地上停了很多高级小矫车,一看就知道这里的生意红火的很。早就听说这里是一个文化人出资创建的,文化人的品味就是高,就连那些服务生也全是大学毕业或在校大学生。这些年人们的吃喝玩乐都上了档次,都在开始和文化接轨了,就连玩小姐什么的也喜欢找有文化的,仿佛找有文化的小姐乐,乐的也很有高雅也有档次,老板也聪明绝顶,小姐的姓名、年龄、身高、哪个大学毕业的学什么专业,老板都有记载,这种小姐的私密档案恰好是老板吸引顾客招揽生意的"策略"。不少老板经理或者政界的有钱人,对此趋之若骛,乐此不疲,有人说,"红花湖渡假山庄"地方虽小,但藏龙卧虎,内容丰富。
  我打通文明的手机后,一会儿文明就出现在我面前了。文明领着我沿着一条石板路走了10见分钟后,来到湖的另一端再沿着湖边走了一段路再拾阶而下,走进了一排吊脚楼,这排吊脚楼有七八个房间,前面是通走廊,屋子是建筑在半山壁上的,一边悬空另一边傍山,悬空的一边由几根仿古的木柱支撑着。楼房前后树荫遮掩,满眼绿色,整个吊脚楼都在树木的包围中。
  文明轻轻敲开了靠右边角的那间房门。我随文明进屋后才发现这是一间有近150平方米的大厅,置身大厅内仿佛置身于石器时代原始人类居住的洞穴里,石沙发、石条凳、石茶几、一切都是人工雕制的石器,在朦胧的彩灯中我仔细辩认了好一会儿才搞清楚,这个大厅的3分之一都是天然的岩匡,再加上设计师精心的设计,使外面的建筑和岩匡浑然天成,以假乱真,真让人感到这就是一个天然的大洞穴一样,若大的洞穴里已坐了好几位抽烟说话的男人,看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是洋溢着幸福和快乐。
  靠左边的石凳上坐着一位少女,少女高挑个子,体态丰满,五颜六色的长发直垂双肩,上衣穿一件黑色背心,那对丰乳很耀眼,仿佛一不小心就要从背心里滚出来一样,下身穿一条靛蓝色的牛仔短裤,裤边是虚着线的那种,修长且丰满的大腿上穿一双透明的黑色长统丝袜。少女脸上浓妆艳抹,她那紫色的厚嘴唇特别引人注目。我觉得眼前这少女很面熟,似曾相识,我脑子里努力地搜索着关于眼前这位少女的记忆。
  这间屋里只有这么一个少女。我猜想她就是文明说所说的深圳来的女王了吧,她坐在那里姿态很随意但也优美,一只脚高抬着放在另一张石凳上,她是那样的高傲,目空一切的那种神态里透着一种冷艳的野性之美。
  文明示意我坐下。我问文明这就是深圳来的女王?他们都是熟人吧?
  文明说,不是,大家都不认识,女王在寻找奴隶,你看她那样子,性感吧,想不想和她亲密接触啊。说起亲密接触我脑子里便顿时浮现出做爱的情景,在这样的环境里做爱肯定是很激情的,少女那对丰乳就让我羡慕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她的丰乳圆润而富有弹性,一定比丁海琼的美多了,要是我能够去吮吸一下那该多美。
  正美美地想着,文明用手肘碰了我一下说,夕人,快,女王要开始了。我看见女王站在那张大石桌上,双手叉在腰间,几位男士纷纷上前,有的拿皮鞭,有的拿铁链,都双膝跪地,双手捧着各自的东西呈现给女王。女王用不屑一顾的眼光扫射了他们一番,女王躬身拿起其中一个男人手里的铁链,另外几个男人退下后,女王用铁链绕在男人的脖子上,拉着男人推开左边那道和墙壁颜色一样的门,女王和男人进去了,门也被死死地关紧了。
  我小声问文明,他们会做爱吗?
  文明说,也许会也许不会,主要是要看你在女王面前的表现。
  我问什么表现?文明说,到时你就知道了。我听文明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产生了恐惧感,联想在那个"虐恋网"看见的那些图片,那些文字介绍,我心里更加恐惧,我有想逃的念头。但看看这里的环境,看看紧闭的大门,我不由冒出了虚汗,我是不是在自讨苦吃?
  文明说,别着急,今天女王都会见我们的。文明指着身边的男人小声说,就是他花钱请女王来的,女王的招数很特别,我也想见识一下。这时屋子里隐约传来呻吟声,我想他们是不是在做爱了。
  我突然想起来了,这个深圳来的女王就和阿眉发来的照片上的阿眉长的一样,她可能就是阿眉。我为自己的发现吓的心惊肉跳的,真的是阿眉?我把头靠近文明耳边问他,这女王是不是叫阿眉啊?
  文明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们一般都不问女王的名字,除非她喜欢告诉我。不知过了好久,门开了女王走了出来,紧跟着的男人也出来了。那男人上身赤裸着一身臭汗,但他脸上堆着幸福。我仔细打量着女王,我敢确认她就是阿媚,那个说她的足柔软白嫩的阿媚。我也冲到女王阿面前,我单膝跪地在女王还没有伸手接别人的刑具的时候我说了一声,阿眉我喜欢你的美足,你的美足让我日思夜想。
  女王低下头来看我,我迎着她的目光,她出神地看了我好久,嘴里才吐出一句话,你是那个"森林老象"(我的网名吗?我回答说,是的女王,我正是"森林老象"!
  女王又问我,你给我的见面礼是什么?我想都没想就说,没有女王!我一无所有。但我有嘴,可以让你心醉的嘴!
  文明听了我和女王的对话忙把手里的绳子递给我。我高举了绳子,女王伸手接过我的绳子,她随手把我的手用绳子绑起来再在脖子上绕了个几圈后就往里面拉。
  屋子不大,可能有30平方米左右,里面除了一张沙发什么也没有,地上铺了红地毯,里面的灯光是紫红色的,给人的感觉是神秘和暧昧。女王什么也不说话,她用力把我脖子上的绳子往地下拉,我顾及脖子痛只好双膝跪地。我联想起我跪在床前舔丁海琼大腿的情景,我心里有一丝激情在涌动。女王操过墙上挂着的皮鞭,朝我背上抽来,她手臂举的高高的,但打在我身上却是软绵绵的,抽过一阵之后,她不解恨似的,伸手解开了捆着我双手的绳子,又伸手把我的上衣脱了,把我的裤也扒下了,她叫我坐在沙发上后又举着皮鞭向我抽打,皮鞭如丝丝冰凉的雨丝落在我的身体上,我没有一点痛苦感,反倒觉得很甜蜜,我看着女王举鞭又落下,落下又举鞭,她那对丰乳随着她举鞭的动作上下颤动,她那双穿黑丝袜的大腿呈八字形站着,腿圆润而光滑。我喜欢看她那对上下颤动的乳房,我已想象出我双手捧着丰乳吮吸的情景,我快乐的不能自控,我发出了轻微的呻吟,我已到了爱的天堂,天堂中我的女王--阿眉正在用她的爱情之鞭抽打着我。
  阿眉阿眉我爱你。
  女王好象是抽累了,或者是她也有了激情,她仰头呻吟着,手里的皮鞭也忘了。我翻起身跪在女王面前双手抱住她的玉腿,我不能不用脸去亲她的腿用嘴去舔她的腿,我觉得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对了,我是奴隶,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奴隶。女王坐在了沙发上并伸出了她的美足,我扒下了她的黑丝袜,女王被我的嘴舔的幸福的涨红了脸,她开始用双手抓我的背,拧我的耳朵,我的一只手伸向了她的双乳,拉下了她的紧身背心,天哪,那是一对绝对弹性的丰乳,我把嘴凑过去轻吮,我很小心,我生怕把她吮痛了吮烂了,我象快乐的神仙,女王一个劲地呻吟一个劲地拧我的手臂,抓我的光背,我身处如梦如幻的神仙世界里。
  
  二、有的女人只懂爱情不懂婚姻
  
  昨天夜里从"红花湖度假山庄"回到家已是凌晨的4点多钟了,回到家我才感觉到很疲惫,全身有些疼痛感,特别是背上手臂上,被女王拧过抓过的地方已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甚至还有几道伤口在往处渗着血丝,我冲了个热水澡,热水冲在伤口上有点彻骨的痛。洗完澡又用白酒往伤口处抹,算着是为伤口消毒,怕伤口被感染。
  躺在床上,我很兴奋,兴奋的无法入眠,我眼前还总是浮现出和女王在一起的一幕,总想着女王举手挥鞭抽打我时她那双颤动的丰乳,想着女王那双白嫩的美足。那种情景,那种快乐的感受恐怕是我终身难忘的,我现在才知道,我以前和丁海琼那种性爱方式的确太枯燥太无味,难怪丁海琼要离开我去做女王,女王是幸福的,女王更是快乐的,原来生理上的激情高潮还可以这么达到,以前我总认为爱的最高境界就是性爱,人性最欢乐最幸福的时刻就是性爱的高潮,其实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对丁海琼有了许多理解,也就不再那么地恨丁海琼了。我幻想着只要有机会也和丁海琼这么做一回。
  在如醉如幻的梦境中经历快乐的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铃声刺耳地响了。接过电话大声地很不厌烦地对着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里传来岳父的声音,夕人你还在睡觉呀。我忙回答说中,爸爸你有什么事吗?
  岳父说,夕人,明明生病了,今天一大早他外婆带他到医院了,刚才又打电话说明明患了肝炎,要住院,你今天有空吗?
  我忙说,今天上午没课。
  岳父说我的意思是你来医院看看明明我们在市二院里。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9点多钟了。
  我忙说,好吧,我马上就来。我到医院传染科的病房时已经是快11点的时候,丁海琼已坐在明明的病床前,明明正半躺在床上打着点滴,岳父岳母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见我到了,丁海琼笑着对明明说,明明你看,爸爸来了。
  岳母岳父对我也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我问:明明的病不要紧吧。
  岳母说,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明明咋就会染上肝炎呢?
  我说,是急性还是慢性。
  岳母说医生说是急性的,叫什么黄胆肝炎。
  我松了口气,我反过来安慰说,可能是甲肝,能够治疗,没关系的。
  丁海琼说,夕人,你什么时候来看过明明?
  我冲着丁海琼说,随时都来,不象你。
  见我说话有点冲,丁海琼又笑着说,我是说你也该去查个血,看你吧,面呈黄色,眼圈都成双的了,一副病态。我是说你会不会也患了肝炎。
  我摸了摸脸说,是吗?可能是昨夜没有休息好的原因。
  丁海琼问,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我斜眼看了她一眼说,你管的着吗?你先管管你自己嘛。
  坐在一旁的岳母说,海琼还不是为你好。我看我们都该去查个血,象明明这种传染病总该有个传染源。而且谁知道明明是什么时候被传染上的,说不定早传染给了我们了,所以呀我们都该去查血。
  一直沉默不语的岳父也说话了,是啊,我们都该去查血。然后对岳母说,走呀,老婆子,我们先去。岳父岳母出去了,留下我和丁海琼,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打量着她,但不想说话。
  我还是认为阿眉不论从那方面来看都不如丁海琼漂亮。丁海琼侧脸更迷人。我心里掠过一丝悲哀,这个让我如痴如醉爱恋的女人,竟和别的男人有染,就象昨天我和阿眉一样。丁海琼见我痴呆地看着她,冲着我问,夕人,你不会恨我吧?
  我说,我恨你干什么?我只恨我自己,为什么以前没有看清你的本质。
  丁海琼仍是笑容可掬地说,其实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做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心里一惊,她知道什么?难道是昨夜的事,她见我一脸惊恐和一脸疑问,狡黠地一笑说,你的行踪我都知道。丁海琼话还没说完,岳母就推门进来了。岳母进屋就大声说,医生说明天早上来,早上起床不吃饭,要抽饿血。
  我"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丁海琼转身去看明明。
  岳母说,夕人今天中午吃了饭再回去,我已经叫你岳父买菜去了。你和海琼好久都没有一起吃过饭了吧,闹了这么久的离婚,你们也总算想通了,成个家不容易呀。
  我知道丁海琼一定是把她要搬回家住的事情告诉了父母,父母是不希望我们离婚的,在老一代人眼里离婚简直是大义不道的事情。丁海琼对我说,明天我就搬回来了。
  我说随你吧,反正那里的一切都有你一部分,我不能独霸着。
  中午贪杯,多喝了点酒,到学校时头感到昏乎乎的,但我下午还有两节课必须去上。刚在办公室坐定,文明的电话就打来了,文明说,夕人,昨夜过的很有滋味吧。我知道他指的是在"红花湖度假山庄"的事,忙陪笑着说还可以。
  原来还不知道这样更刺激吧。
  我说是呀,昨天总算彻底地领略了。
  文明说,你老弟倒是舒舒服服满意了,可你该缴给女王的费他们却在找我要,我不是给你说过女王是要收费的吗?
  我问要多少钱?文明说不多呀就两千块。钱我已帮你垫上了,你好久给我送来呢?
  我说真要这么多钱?可我和她并没做爱。
  文明说,好在你没有做爱,要不然会更多的,你知道吗,今天夜里工艺美术厂的那个候厂长要包她,你猜开价多少?
  我想了想说五千吧,文明说,喽!喽!1万块钱哪,你不会被吓倒吧,这个女人在深圳的价码很高,据说澳门一个老板包了她一周,价码是10万呢!她的招数就是与众不同。
  我说,我看她也不咋样。文明说,现在愿意做女王的人不多,很不好找。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我忙说,文明我该上课了,晚上吧,晚上我给你送钱去。一边说一边拿好教学用具往楼上美术室跑。
  站在讲台上,我又抛开一切杂念,我又开始讲水彩画的画法。我是老师,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站在讲台上,我心静如水。
  傍晚和文明约好到滨江路的"小资酒巴"去,可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是肖新全打来的,肖新全显得异常紧张,他大声说,夕人,苏琼出事了?我心里一惊,也急着大声问,出什么事了?
  肖新全说,她刚才被火烧了。
  我大声问,真的?严重吗?
  肖新全哭腔道,苏琼的头发都不见了。
  我又问在哪里?
  肖新全,在家里,现在还在家里。
  我急声大问,为什么还不送医院?
  肖新全象是被吓软了,吓呆了,嘴里嗯嗯着。我又补充说,快打120,让医院来急救。
  肖新全嘴里哦哦着象鹅叫。
  挂了电话我又马上拨通了120,告诉120某街某家需要急救。我又急忙拨通文明的电话,告诉他肖新全的事,叫他一起往肖新全家赶。
  肖新全家住犁花园小区,这是我市第一批商品房,漂亮的楼房已在岁月的浸湿中变得陈旧了。夕阳的余辉照在建筑上灰朦朦的,只有花园里的那些花儿还生气勃勃,给人美好的暇想,我赶到肖新全住的那幢楼前时,正看见120急救车的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从楼里出来往救护车上放人,肖新全跟在后面,他的前额的头发已被烧黄了,脸上有团黑色的块象是被烧的伤痕。更让我惨不忍睹的是肖新全的衣服、衣袖,裤子都被火烧的七零八落的,手上有几个发亮的水泡在夕阳下发着红光。
  肖新全见了我,禁不住泪如泉涌。我抓住他伸过来的手拍了拍,意思是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我没说出来,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文明还没有来,我打他的手机,告诉他直接到外科医院烧伤科找我们。我随苏琼上了救护车,肖新全说他处理好家里的事就来。救护担架上躺着苏琼,苏琼紧闭着双眼,已经是面部浮肿,那头漂亮的长发被烧的只剩下稀疏的几根了。她全身裸露,前胸,腿上的皮肤上全是一个紧挨着一个的大小水泡,那个昔日光彩照人的苏琼已变了形,我心里涌起一种悲凉。
  车里所有的人都在沉默着等待早点到达医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人生要面对许许多多的失去

    失去,就是消失、丢掉。失去,意味着不再拥有。 在人的一生中,总会失去许多,但也会...

  • 人生苦短,我只想换一种活法

    文|衷曲无闻 01 如果我没有好好读书,照我的的性格,我应该会是一个很出色的泥瓦匠,...

  • 请你走路的时候挺胸抬头不要晃

    那天,有一个07级的同学到我这里来问事情,从进门那一刻起,到站在我桌前,一共不足五...

  • 另一种人生

    曾否有一刻,你想要过另一种人生? 一天,我走在街上,心情糟透了,忽然之间,我很希...

  • 沉重与轻松

    如果我们生命的每一秒钟都有无数次的重复,我们就会象耶稣钉于十字架,被钉死在永 恒...

  • 六十八个经典管理小故事

    一、 用人之道 去过庙的人都知道,一进庙门,首先是弥陀佛,笑脸迎客,而在他的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