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生活 > 人生感悟 >

寂寞难耐的少妇(下)

时间:2005-12-24 00:00来源:泛舟网 作者:西岛 点击:
第三章      厄运正悄然向我的家庭走近。   我从未意识到,这种可怕的厄运会影响至我的一生...
第三章   
  厄运正悄然向我的家庭走近。
  我从未意识到,这种可怕的厄运会影响至我的一生。使我变得难以琢磨和辨认,从而走向堕落和毁灭的边缘。
  他出事的那晚,天下着雨。
  急促的电话声响起,我的身心被这突发的消息而震碎。
  赶往医院的路上,夜雨肆虐。
  想起了小时候,妈妈背着发高烧的我。在乡间的山路,被雨水淋湿的情景。那次的病魔差点夺去了我幼小的生命。
  在医院里,医生告诉我。已经死了一个。他伤的很重,不过庆幸命保了下来。
  我紧绷的心随即松弛下来,但我昏倒了。
  他的头部受到重创。身体其它部位的伤痕倒不十分严重。手术之后,有经过近一个月的细心治疗和养护。他完全恢复过来了。
  但医生告诉我,他身体的某些神经中枢可能会受到致命影响,记忆力减退,思维可能会有所迟钝。虽然他说的不是那么的直白,我似乎也未意识到这种情形对以后生活的影响。但我聊以自慰和欣悦的,他没有失去,我还能一如既往的感受着他的亲近和呼吸。
  我们新的生活又开始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苦涩和隐讳象魔魇的困扰着我,使我不得解脱和痛苦。肉体上我可以忍受,但精神的心欲却折磨的我憔悴和沧桑。
  那次重创,使他失去了性功能。
  作为一个婚后不到五年的女人来说。尤其对于一个正常的女人来说,以后的生活之路,是晦暗,是承受,是充满无尽酸楚和痛伤的。我又能怎样呢?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又该如何的做呢?只有默默的忍受着这种煎熬和磨蚀,让自己的灵与肉变得麻木,变得迟钝,变得毫无生气。
  向谁人哭诉,向谁人表白。默默的在性格的深处多了份无言的沉重和凄凉。
  我的苍老在我29岁的时候,过早的弥漫在脸庞上。
  面对着无动于衷的他,面对着这个完整的家。我试着抱着一份豁达而忍从的心理。把自己放在一个责任的角度上,抛却一切杂念之想,将那种人之本性的欲望禁锁起来。直止冷漠着它,直止毁灭掉它。
  时间顺着我们的冷漠走过春夏秋冬。但那种冷漠不可能掩盖家之所存有的温馨上,孩子带给我寄托和安慰,孩子让我多份恬静的心理。我似乎也抱着另一份希望,也许是种幻觉,也许是种自欺的奢望。承受和厄运可能只是暂时的,奇迹可能会象天使那样,在某一时刻忽然降临。给我以宽慰和抚摸。让我重新体会他的爱,他的温柔,他的激情。
  我知道,作为一个真正的人来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无法回避和逃避,这本欲的渴求。就是再怎样有意而残忍的压制,也只是枉然的痛苦。因为,那困扰和痛苦是刻骨铭心的,只要肉体和心欲还在呼吸,就是抱着精神的散脱,也是枯燥的。
  我知道,我是一个人,而并非麻木的机器。
  他有什么错呢?他爱我。这我是知道的。但现在的这种爱只能是建立在精神的寄托上,而要问起一个真正的美好之归宿,似乎距离很遥远。我不敢想那么多,想的多了。就会有一种背负的耻辱和堕落。我不知道,我还能承受和忍受多久。我只希望,所有的夜晚都尽量的消失,好让我在匆忙的白日里忘却我身为人的纠缠。
  我是人之妇,而不是一个女人。这是我当时唯一所予以宽慰自己的理由。
  春来夏去,秋月伴随着冬天的雪。
  生活依旧那么无有生机的延续。
  躺在床上,他抚摸着我的鬈发和臂膀。我紧紧的抱着他。
  他问我是不是哭了。我发现我的脸颊上有冰凉的湿润。
  我曾尝试过很多的方法,好让他的激情复苏。他也曾用心,曾认真。但无功而返之后,还是两个人的叹息。
  我曾四处的打听,也曾给予他很多药物的治疗,不管是物理上的,还是化学上的等等的等等,几十遍,几百次的尝试,都无力回天。也就在此后,我放弃了所有的希望。只剩下默默的祈祷了。
  一年过后的某一天。
  他看着我。他的忧郁使我惊讶。
  他说:我们离婚吧!
  我没有表态,也没有答应。
  他哭了,哭的很伤心。
  他说:我已经不是个男人了,是我害了你,你有权利重新选择,我不怪罪你......
  我也哭了。
  我抱着他:不,我爱你,我永远不离开你......
  他抚摸着我的脸:不,你还年轻,真的,我说的是实话,我们离婚吧......
  对于真正的想离开他,我是从来没有想过的。虽然身心里有很多的压抑和难言,虽然心欲曾折磨的苦不堪言。但我真的没有那样想过。就在他这次突然提出来之后,我忽然觉得自己的思想变得复杂起来。有了复杂,那个本来坚强的信念,就会有所动摇。我为自己的这份动摇,感到羞愧。

  有很多次,我从梦中惊醒。
  有的梦绚丽多彩,有的梦黯然神伤。在这两种矛盾的梦境中,我无所适从。我的思想随着梦的延伸和失落而变得琢磨不定。我开始患上了神经衰弱症。无尽的失眠折磨着我。
  面对着浴室的镜子,我为自己美丽的胴体而怜惜。丰满而高耸的乳房,健康而匀称的身材。我的秀发,我的眼睛,我的嘴唇......仿佛已置入沙漠的深渊,逐渐的散淡,逐渐的模糊,逐渐的枯萎和凋谢。
  难道命运就这样不公平吗?难道我就这样的麻痹自己的身心吗?难道,我就这样的无求,无欲,无所追求的沉淀自己的感受吗?
  我可以承受命运的劫难,但我却无法麻醉和挥霍自己的感触和美丽。我是个女人,我知道青春对我来说,是何样的重要。岁月是残酷的,岁月是冷酷的。我真的不情愿,不情愿我的美丽就这样的恍惚而逝。
  也许,我的身体没有背叛这份爱和家庭的责任。但我的思想却真的在变化了。变得让我不敢看自己,变得让我觉得自己很猥琐和丑陋。
  曾相信爱的誓言是神圣的,也是不可更改的。曾相信这爱和约定是命中注定的。就是真的有所磨难,我也会坚强的面对和从容。然而,我万没有想到,这种痛楚竟然是如此的恼人,如此的扰乱着我的心房。
  曾经幼稚的以为,精神和爱是至上的需求。尤其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物质点滴的满足也就够了。有了它们,我别无所求。但事实却是相反的。在七情六欲的背后,那个属于人的情欲,始终是难以挣脱掉的。我开始意识到,它的魔力是如此的巨大。拥有的也许不会在意,但丢失掉的,却成为唯一的觊觎。
  我害怕,我惊悸,我振颤。也许只有毁灭自己,才能拯救自己。若不如此,若想活下去,只能选择堕落。因为,我相信,这样做的结果,只能以堕落来衡量。
  我去了成人性用品商店。买回了那个东西。
  我不敢给他说。当然更不敢被他发现。因为,我觉得这样做很肮脏。但我无法来扭转本心所增加的骚扰和躁动。明知道是肮脏的,却被动及无意的成为肮脏的俘虏。
  可以说,暂时的焦渴得到了一份安慰。久旱的沙漠得到了阵雨的浇润。虽然有所缥缈的虚浮,不切实际的臆想。但真的有所缓解我心欲的躁迷和紧张。
  每次,在无人的角落,用心的松弛之后,都会有种感觉袭上我的心境。我感觉自己很可怜。真的很可怜。
  有一次,我洗浴完之后。偷偷的在浴洗间里,用那人造的物体,满足自己的情欲。也许,入情之后,在臆想的梦境中,我忘乎所以了。因为,我感觉到了自己肆虐的呻吟声。但我没有意识到,这次的事,却让他知道了。
  我当时有点粗心大意,浴洗间的门我没有反锁。他也许听到了我的呻吟声。浴洗间就在客厅的边侧。或是关心,或是无意。当我猛然感觉有人进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他的一声,你怎么了。令我尴尬而羞愧。我忽然感觉无地自容了。同时也看到他迷惑及呆痴的眼神。
  他转身离去。再没有说一句话。
  我哭了。
  
  
  第四章
  
  夜,仿如一张魔网纠缠着我的身心。
  我想到了撕裂,想到了冲破,想到了那久违的真实体验。给我一个完整的身体,不愿那么让它背负蹉跎的荏苒和伪道的苟活。
  我有了自己的选择,虽然这种选择是不道德的。
  我认识了林。一个比我小的男人。
  我学会了跳舞。在昏暗的灯光下,他向我伸出了手。他说,他叫林。仅仅一瞬间手的触摸,我的身体颤栗。不,是激动。
  经过几次的暗自接触和约会,我和林的关系走向了情人之路。记得第一次零距离的接触,是在夜晚的公园里。
  我一直认为他是个不错的男人。标准的身高,英俊的长相,笑容里掺杂着男人特有的羞涩。他当时有26岁左右。记得我曾问他,你那么好的条件,为何不找一个女朋友呢?他说,还没有遇到合适的。虽然我似信非信,但对我来说,这些问题无关紧要。我喜欢和他在一起,当然心里也是有种爱的。不求有什么结果,只为一种寄托的感觉。
  我和他第一次拥抱了。我的心慌乱不已。我的嘴唇不由得靠近他的嘴唇,他的呼吸带有好闻的烟草味道。他说他不会接吻,我笑了起来。我说,不可能吧。他说是真的。我无所适从,如果他是真的,那么,可以想象,他的性接触,也可能是第一次。
  我感觉自己的尴尬。似乎在引诱这个清纯的男人。我相信他所说的真实。十几天的接触,凭我的感觉,他不是那种虚伪的男人。道德的理念忽然占据了我的思维,我感觉自己的行为预示着是一种罪过。在片刻思想斗争之后,蠢蠢搅动的欲望淹没了我的理智和羞涩。我想,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他可以说,是在我的帮助下学会了接吻。我抛弃了愧疚的心理,变得放纵而任性。如醉如痴的亲吻,我感觉到呼吸的急促和心胸的跳动。我说,我很想......他显得很迟钝。我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前,让他的掌心感触着......我难以控制自己了。
  他的头依附在我的胸前,我紧紧的抱着他。任由他这初次的接触和体会。
  难以抑制的情欲折磨着我的理智,难以摆脱的渴望无法抛舍。什么叫道德?什么叫堕落?什么叫不节?我已无暇顾及了。我只知道,我是人。一个正常的女人,一个需要爱抚和人之本欲满足的女人。
  我的身体能感受他身体的焦灼,感受到他的初次和认真。无意的碰触到他的下身,久违的陌生又成为真实的熟悉。
  仿佛一场美好的梦境一样,我和林发生了性关系。
  在这之后,我相信他所说的第一次。我开始真正的爱上他了。并非为此,而是他整个的人。
  我们的约会开始频繁起来。恋爱中的女人是最幸福的,也是最讲究美丽的。当然,也是最容易被人看出破绽的。每次约会之前的打扮,都会引来他的猜疑和质问。我开始学会说谎了。然而,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虽然我曾注意,也曾节制。但后来他还是知道了。是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的。他对他说,他发现我和一个男人关系不正常。
  他很冷静的对我说,希望我不要给他"戴绿帽子"。如果,我的不轨是真实的,那么,他会杀了我。他说,他很爱我。希望我好自为之。
  我当时真的很矛盾。抉择对我来说很难,抛舍和忘却更难。在他的警告之后,我暂时放弃了和林的接触。然而,时过不久,我又主动的给林打了电话。
  有一晚趁他去朋友家闲聊的时候,我和林约好在某宾馆见面。
  我当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没有提防他的跟踪。我和林见面之后,还不到五分钟的时辰,就听到敲门声。林开的门。他和他的两个朋友走了进来。他的表情很愤怒。
  他近来后,没有理睬我。他们把林胁迫在房间的角落里,拳打脚踢。林的鼻血流了出来,但他没有说一句话。
  随后,他走到我身边。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何,出奇的镇静。而且没有慌乱的恐惧。但我的大脑却一片空白。
  他骂了我一句"骚货"。随即就是一巴掌煽在我的脸上。我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下:我们离婚吧!
  他哈哈大笑起来:离婚!哈哈!没门......
  我忽然感觉他很可怕。可怕的陌生,可怕的疯狂。他骂了我很多难听的话;挖苦、讽刺、耻笑......他说,对待我这样背叛及不贞的女人,只有以牙还牙;虐待和折磨,轻易的离婚成全休想。我无力申辩什么?沉默中没有羞愧感,虽然我的所做所为是错误的,但他的这种卑劣凶残的行为也使我惊悸和遗憾。
  我唯一的感受是对不起林。是我害了他。
  这事发生后,我回到父母家。对于这种事,父母是不好说的。但大多都是在责怪我。我去接孩子,他又是羞辱,又是取笑。说什么,你这种不正经的女人,还配带孩子。我曾郑重的找他父母,谈到离婚的事。他们沉默不语。
  我真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我给林打过几次电话,都是他父母接的,我随即挂断。也曾找过他几次,开始他单位的同事说是请假了,后来说他已经辞职了,去了南方。
  是我害了林。我懊悔和无地自容。
  在父母家呆了一个多月之后。他主动的把我接了回去。涌动的涟漪随之散去,平静固有的生活似乎又重新开始了。
  
  
  第五章
  
  环境可以改变人,家庭的不幸也可以改变人;同样,人也可以改变人。
  对于我的改变是他促成的,也许他的改变是我促成的。不管谁对谁错。改变已经注定。不和谐的阴影始终困扰着这个看似和谐的家庭。
  他的事,是隐讳的。也是外人无法知道的。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本根是他的尊严及自信所在。在这方面,我没有取笑过他,更没有看不起他。虽然,我深受煎熬,但忍耐我是无法抵抗的。我是个正常的女性,身为人之妻,不但需要爱和家庭的温暖,也需要性的爱抚和触摸。我对未来的路是看不清的,也没有可选择的十字路口可言。因为,他的改变令我恐惧。他学会了酗酒。每次酩酊大醉之后,就肆无忌惮的带有变态狂的折磨着我的身心。稍有回言,就会招致痛打。
  而最令我寒心和痛心疾首的,是他口无遮栏的骂我是"婊子"。无数次的折磨之后,我在他的面前已没有什么自尊可言。我也开始麻木了。
  有一晚,我正在睡梦中,被他叫醒。看到他血红的双眼充满仇恨,我浑身颤栗起来。
  他坐在椅子上,猛然把一件物体扔在地板上。我看到了,那是我买的"男人虚假的物体"。他可怕的大笑了几声,随即就是破口大骂:你***的是不是女人,不但拿着这玩意乱搞,还偷起了汉子......老子是不行了,满足不了你了......贱货......
  他拿出了一把刀,把扔在地板上的那个东西砍为几截:让你弄!让你弄!老子废了你......
  他把我拖到地板上,我感觉到他的肆虐和疯狂。我看了他一眼:你要干什么?他点燃一支香烟,狡黠的冷笑着:你不是以为老子不是男人吗?今晚我可以满足你......把睡衣脱了......
  我站了起来,面对着他:你是不是疯了......
  是啊!我就是疯了,怎么了,害怕了......我的疯是谁造成的呢?
  我正欲转身离开,他拽住我,把我拉倒在地上:想跑吗?哈哈!听见没有,给我把睡衣脱了......
  我哭了起来。
  他把烟蒂扔在地板上,走过来,撕扯我的睡衣。
  我一丝不挂的被他按在床上......
  恶梦醒了。我的乳房、我的肌肤,我的身体上留下他蹂躏的紫痕。我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承受着这冷酷的折磨和摧残,以及灵魂的伤害。
  他发泄了他对我的仇恨,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他的这种行为不得不使我震惊和恐惧,他也许真的处在变态的边缘。他虽然心理上满足了,但身体依然是空虚的。也许,他真的痛苦,也许他的痛苦是我所不知道的。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大的耻辱不是外力强加的,而是自身的。
  我知道他是无功而返的。他的证明只是一种自欺的发泄及对我的愤恨。他对我的折磨,我忍受着。我不想说明什么。也不想反抗和纠缠。也许,我知道,我曾经的行为是不道德的,更是对他的不忠及对家庭的背叛。在他的这种肆虐摧残中,也许,我把所欠他的还给他。就是他折磨,就是羞辱,就是打骂,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因为,那样的话,我的心里会安然许多。
  我不知道,我以后的路该怎样的走。我不知道,重新的再这样生活下去,有什么意义。我更不知道,我的勇气和选择会是如此的消沉和迟钝。
  女人真的是这么可怜吗?女人真的就是这样难以改变吗?女人真的就是如此软弱和必须的承受不公平吗?
  这个世界也许永远是属于男人的。他们永远是强者。虽然就如他一样,已并非是完全的男人,但他依然是个男人。有他的强力和征服欲。公平与不公平是由他们来定义的。他们可以花天酒地,可以沾花惹草,可以包养情人,可以为所欲为......谁人敢说,谁人又敢管。就是所谓的不道德之观,在他们的身上,也会成为真理的道德。
  给予女性的枷锁已牢牢的束缚了几千年。贞节牌坊,良家妇女,贤惠操行,致死不渝等等无形及有行的锁链象个魔咒管束着女性自由的行为。家庭的幸福及不幸福,女性的解放及自由,只是一纸空谈。选择,自由,个性是属于男人的。女人所拥有的,惟有专心的尊夫、孝敬、养子和所有传统伦理之观的责任。
  我的明天是灰暗的,我的路途是黯淡的。
  理想终归是理想,就如当初他出事之后,我曾想的。不管他身体如何,我都会一如既往的爱着他,守护着他。然而,现实并非如此的虚浮。随着时间的过渡,随着本欲及人性的折磨,我开始醒悟自己的幼稚。但为时已晚。
  家庭的压力和社会的压力使我难以喘息,自身的选择和自由变得缥缈不堪。我为自己依然的年轻而伤感,为自己如此的生活而迷惘。也许对他的爱还在心里,但我的"奢望"和他的改变,已让这种爱失去本来的颜色。只是黑色。
  也许真的如很多人说的那样,爱是可以战胜一切的,也可以包容一切。但作为亲身体会的我来说,仅仅的爱是不够的。失去身为人的情欲,失去身为婚姻及家庭最本质的性,惟有残存的爱又怎能谈何是和谐及所谓的幸福呢?
  我无言以对,无言解释,无言选择,更无言申辩及呐喊。女人永远是女人,弱者的女人。在男人的背后,默默的承受不幸和委琐的求全。
  我该怎么办?也许,唯一的选择,只有自残的毁灭和死亡。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人生要面对许许多多的失去

    失去,就是消失、丢掉。失去,意味着不再拥有。 在人的一生中,总会失去许多,但也会...

  • 人生苦短,我只想换一种活法

    文|衷曲无闻 01 如果我没有好好读书,照我的的性格,我应该会是一个很出色的泥瓦匠,...

  • 请你走路的时候挺胸抬头不要晃

    那天,有一个07级的同学到我这里来问事情,从进门那一刻起,到站在我桌前,一共不足五...

  • 另一种人生

    曾否有一刻,你想要过另一种人生? 一天,我走在街上,心情糟透了,忽然之间,我很希...

  • 沉重与轻松

    如果我们生命的每一秒钟都有无数次的重复,我们就会象耶稣钉于十字架,被钉死在永 恒...

  • 六十八个经典管理小故事

    一、 用人之道 去过庙的人都知道,一进庙门,首先是弥陀佛,笑脸迎客,而在他的北面,...